真假皮草東西軍

真假皮草東西軍

上星期看到一則新聞,舊金山將從2019年開始禁止販賣皮草,保育團體這些年的努力終於有成,這讓我想到有個朋友分享他在機場的經歷。這個朋友在西雅圖機場等行李時,穿著一件連帽外套,帽子上有一圈皮草裝飾,有位女士指著他的外套罵,說他怎能穿著其他動物的毛,他當時呆掉了,甚至沒機會告訴那位女士,外套上的毛是仿皮草(faux fur)。織品越來越進步,皮草已經真假難辨,加上消費者喜歡毛茸茸的產品,價格實惠的仿皮草大衣在冬天已經成為搜尋關鍵字。我有些吃純素(vegan)的朋友,完全不使用任何動物製品,更不用說毛皮,仿皮草的確增加了他們的選擇。

某次去逛街,我拿起一個花紋特殊的皮包,店員一看到,便向我介紹這是某種珍稀皮革,我已經忘記這是哪種動物的皮革,倒是記得我問了他:“這是人道取得的皮革嗎?”,他愣了一下才說:“是合法的…”。買鑽石的時候我們可以選擇人道鑽石,超市買蛋買肉也可以找到人道飼養,但是當我們在購買皮草或皮革製品的時候,從沒要求商家出示任何認證。我回家上網找資料,歐洲和北美已經有機構提供認證給永續飼養和合法獵捕的皮草供應商,並在製程過程設定規範,降低對環境的污染。反而皮革找不到太多資料,我想原因可能是大部分人認知皮革是肉的副產品。

這幾年高端時尚品牌開始對皮草這個議題發表意見,有些設計師堅持“既然大家還會吃肉,為何不能穿皮草?”,另外有些設計師則是完全不使用動物製品,改用仿皮草或人造皮革。很多消費者看過活剝毛皮血淋淋的照片,遇到再喜歡的皮草外套或配件,也不忍心買了穿在身上,轉而選購仿皮草。這幾年越來越多品牌推出素的仿皮草大衣迎合市場,仿皮草不但價錢更平易近人,也沒有人道爭議,但仿皮草就是塑膠,不透氣,穿不久,丟了又是幾百年一千年才會分解,清洗時和其他合成纖維布料一樣,每次都會洗出很多塑膠纖維,最後隨著廢水留到海洋。製造仿皮草的過程釋放出的污染物,長久下來也會破壞動物的棲地。皮草業以此論辯駁,皮草不是石化產品,能夠自然分解,雖然處理動物皮毛和染色的過程也會產生許多污染,但是沒有幾個人會丟掉貴重的皮草,幾乎不會成為垃圾。

如果真的需要穿皮草,或是對皮草情有獨鍾,我覺得比較好的選擇是:1)先看看自己需不需要,買回家如果只是堆在衣櫃裡,就是浪費資源。2)如果真的需要,二手的真皮草會是比較好的選擇,先翻翻媽媽的衣櫃,如果沒有祖傳的再去二手衣店找找(這裡沒有道理排斥二手衣,原本那隻動物已經穿過了)。3)真的還是要買新的,再考慮買仿皮草吧!

安東尼波登有一次去打獵,談到相關議題,在某些不適作物生長的的地區,食用和使用動物製品是必須,當地人把獵物的毛皮留下來,是對生命和資源的尊敬,自古以來便是如此。是否使用動物製品是個人選擇,我們不會強迫獅子老虎吃素,也不會逼兔子羚羊改吃葷,但是動物們從不追逐自己不需要的東西,無論選擇為何,只取所需就好。實際上,宰殺來的不管是肉還是毛皮,我們丟掉的比吃掉或用掉的還多。我們消費者能做的是取得充足的資訊,做出最適合自己的判斷,並有意識的進行消費行為。

是否使用動物製品是個人選擇,我們不會強迫獅子老虎吃素,也不會逼兔子羚羊改吃葷,但是動物們從不追逐自己不需要的東西,無論選擇為何,只取所需就好。

在方便的現代社會,我們有這麼多選擇的情況下,為了穿動物的毛皮而傷害他們的生命,甚至有些毛色花樣特殊的動物因此瀕臨絕種,是我無法合理化自己穿上皮草的原因。從環保的角度來看,飼養、製作、銷售,是否比仿皮草更節能也很難說得準,為了保存皮草也須注意溫溼度和防蟲蛀,一樣耗能。假皮草因為是人造纖維,不但製造過程耗能,當產品的生命週期結束,更是成為不能分解的垃圾。現在我的衣櫃裡沒有真皮草也沒有仿皮草,不知道如果哪天外婆的皮草傳到我手上時,我的想法會不會變。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ite Footer